君怡客户端下载

下载送现金可提现的软件|阿拉德爱情故事:阿甘左&卢克西

2020-01-09 13:28:13 来源:君怡客户端下载

下载送现金可提现的软件|阿拉德爱情故事:阿甘左&卢克西

下载送现金可提现的软件,【贝尔玛尔公国,赫顿玛尔废墟,月光酒馆】

毁灭纪之后,来酒馆的人骤减了不少。

阿甘左依旧坐在角落里,桌前的酒杯被端起了很多次,不觉间有些醉醺醺的了,他再一次举起酒杯,酒还未入口,他就趴在了桌子上。

索西雅看着这些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这么多年了,还是没能走出来啊。她想。她走到吧台后面拿出一件披风,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索西雅本能地抬头,看到是诺羽,她笑了笑,把披风给他披上。

“师傅刚走?”“嗯,”索西雅一边收拾一边说,“跟他聊了半天,看起来仍然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,虽然他的记忆已经斑驳到根本记不起卢克西了,可是……”

“他还是忘不了她。”诺羽接了句,她轻叹了口气,“说到底,大家都没走出来,我师傅也是,无数次做梦都会想起当初在悲鸣洞穴的场景。他常说,阿甘左变成这样,他也有责任。”

“嗯。”索西雅应了声,也叹了口气,“说起来,也过去很多年了。当初他常和卢克西来我这里喝酒,卢克西虽然是狂战士,但骨子里,毕竟还是女孩子。”索西雅擦拭着一块铠甲残片,她把它翻过来,后面是一串暗精灵文字。

“阿甘左,遇到你之后才知道,眼睛是可以睁开的,幸福是可以得到的。”索西雅随口把上面的字翻译过来,“虽然我是光精灵,但和暗精灵毕竟也是同宗。我知道,我们都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。”

诺羽看着索西雅,没有接话。

“来杯冰啤酒,怎么样?”索西雅说着,走进吧台,把杯子递给诺羽,“今天好想一醉方休啊!”

“唉,”诺羽找了张桌子坐下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索西雅端着托盘过来,她把瓶子放下,自己也坐了下来,“想听听他们的故事吗?”她把酒杯递给了诺羽。

【阿拉德郊区,无名村庄】

卢克西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这里地处偏远,走了大半个时辰也见不到一个人。偏偏身上的钱又都被盗贼偷了个精光……难道真的要干些劫人越货之类令人不耻的勾当么?

手臂不合时宜的有了反应,好像马上要被支配似的。

“该死,怎么这个时候……”

但一瞬,又消失了。她难以置信地摩挲着手臂,这时候,她看到一个剑士背着行囊沿着村庄小路上走过来。

她看着那个人沉甸甸的金币袋,不禁有了主意。

她绕到他身后,想要在钱袋上掏个窟窿。我不要很多,一个金币就好了。卢克西想,从腿上取下了防身用的短匕首。

她还未靠近,剑士巨剑一挥,她本能地向后闪躲。

“背后偷袭?你觉得会行得通吗?”剑士把剑扛在肩上,不置可否地说。

卢克西没有说话,她盯着剑士,下意识地咬紧下唇,她想要逃走,但是剑士看起来仿佛不打算善罢甘休,她下意识地摆好防御姿势,紧接着又心虚地换成了进攻姿势,她还来不及出击,就被他一击挡掉了。

这时,手臂又起了反应,卢克西扬起武器,不住的颤抖。

“嗯哼,暗精灵也感染了卡赞瘟疫……”他看着卢克西,“原来发作是这样的,很痛苦吧……现在用铁链封印,但愿不会太迟。”他自说自话,从背囊里拿出一截铁链走上前。

“呼!呼!”卢克西喘息着,只是控制身体里暴走的力量就已体力透支,“你再靠近我,我就杀了你!快给我消失!”

“哦!知道了,知道了,我不会靠近你。你就放心吧!”剑士说,没有再上前,但是也没有离去。

他把从背包里拿出食物,又取下钱袋放下。“虽然不太多了,但是应该也够你走出这个村庄了。”他笑了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。

卢克西也忍不住笑了,这时,仿佛连手臂上的暴动也平息了下来。“那我走了。”

剑士说,转身正欲离开。

“你是谁?”卢克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喊。

“我?”他回头,“一个流浪剑士。”

“名字。”卢克西不耐烦地说。

“我叫阿甘左。”他说,又笑了笑,转身离开了。

她看着默默离开的阿甘左的背影……出神。

走了很远的阿甘左不禁回头,总感觉背后有道视线盯着……回头什么都没有。

他继续赶路,这时候从树后面出来的卢克西继续跟了上来。

【阿拉德中立区域,格兰之森】

“这里四处都是哥布林,要多加小心。”阿甘左对着隐藏着树后的卢克西说。

“呃……你知道我跟着你……?”

“我说过,背后偷袭是没有用的,”阿甘左笑了笑,“何况你跟了我一路,我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?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还会道歉呀?”阿甘左说,“那……不如一起结伴而行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卢克西走出来,她有些不好意思,“那个……谢谢……”。

“嗯?”阿甘左看着远方的目光转回来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,走吧。”卢克西看向一边,不自然地说。

“哦。”阿甘左应了声,“穿过格兰之森就能到达赫顿玛尔了,我有个朋友是开酒馆的,她同时也经营着一家决斗场。不嫌弃的话跟我学剑术吧。”阿甘左看着远处,说。卢克西还是盯着刚刚看的方向,仿佛没听见似的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卢克西应声。

傍晚时分,他们到达了贝尔玛尔公国首赫顿玛尔。

“就是这里了。”阿甘左推开门,对卢克西说,“进来吧。”

【贝尔玛尔公国,赫顿玛尔,月光酒馆】

“欢迎光临。”索西雅从吧台站起身,看到是阿甘左笑了笑,“很久没来了啊!这位是?”

“我朋友。”阿甘左看着卢克西,示意她。

“你好……我叫卢克西。”

“你好,”索西雅善意地笑,端着托盘略有不稳地走过来,她把托盘上的两瓶冰啤酒放下,“阿甘左最喜欢这个,你也尝尝?”

“呃……谢谢。”卢克西拿起来抿了一口,“嗯!很好喝。”

是吧,”索西雅看起来很高兴,她走到吧台又拿了一瓶,仰头一口气喝进去三分之二,“酒是最好的治愈良药。”

“该死,我忘了,今天是……”阿甘左还没说完就被索西雅灌了一大口。

“不开心的事情通通都忘了就好……”索西雅把剩下的酒一干而尽,“啊,好想一醉方休啊!”

“这么多年还是忘不了啊……”阿甘左把她的酒瓶夺下来,手臂支撑着索西雅的重量,“到底喝了多少啊?!”

“嗝……我酒量很好的……”索西雅挣扎地站起来,走了两步回眸一笑,“你们也要好好的啊,人生得意须尽欢,免得留下遗憾。”

她走进后厅,瘫倒在床上,阿甘左无奈,开始收拾店面。

“她……?”

“今天是她爱人的忌日,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喝得烂醉如泥……”阿甘左把门关上,“说起来,人和精灵相恋注定没法一起走完一生,人族只有区区数十年,而精灵族生命数千年,对人类来说他们的生命近乎永恒。”

卢克西下意识扯扯她的手套。为了不让他看到她的鬼手,她特意缝制了这只手套,说起来,手套用的还是阿甘左当初放食物的口袋呢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阿甘左看向卢克西,“怎么了?为什么要道歉?”

“没什么,你教我剑术吧,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。”

“嗯,也好,必要的时候可以保护自己,”阿甘左说,示意她跟随他进入决斗场。

“记住!一定要心无杂念,不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阿甘左看着她,正色道,“先让我试一下你的实力。”

“嗯!”卢克西拔出短剑,摆好了姿势。

【贝尔玛尔公国,艾尔文防线】

卢克西和阿甘左结伴周游世界已经很长时间了,长到甚至记不起有多久了。

最难忘的时光还是在月光酒馆待了近半年,指导卢克西剑术的时候,长时间的磨合,现在的两个人默契地宛如情侣。

说实话,也经常被误以为是情侣——虽然当事人并没有承认过。

“呦!”隔着老远,西岚就扬了扬手,“从这里一直向东就能到达洛兰深处的悲鸣洞穴了。”

“完成这个任务,我和卢克西就打算归隐山林了。”阿甘左看着卢克西,后者略有些不自然,阿甘左从背上拔出浪人长剑,“潜心研究剑术。”

“走之前的话切磋一下吧。看看这些年你精进了多少。”布万加扛着族长图腾说。

“好啊,正好这么多年没见,”西岚眉飞色舞,“再来上两坛好酒,一醉方休啊!”

“大家到齐了……不如我们就开始吧。”西岚的徒弟诺羽看着自家的“酒坛子”师傅,无奈地说。

“嗯,先把正事儿办了。”西岚说,众人异口同声附和,一行人向洛兰深处进发。

【贝尔玛尔公国,赫顿玛尔废墟,月光酒馆】

“……他们一起去了悲鸣洞穴,里面发生的事情你就比我清楚了,”索西雅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“说起来,悲鸣调查之后,阿甘左来到酒馆,我无意间问起卢克西—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死了,我也不知道他失忆了——他一脸茫然问我,‘卢克西是谁’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把他摁进酿酒缸里。后来听西岚他们说,我才明白,一方面是因为当初他离希洛克最近,被巨大的能量波及,难免记忆出现断层,另一方面的话……你知道有种精神疾病叫选择性失忆吗?”

“之前好像听师傅说起过,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忘记一些对自己打击很大的事情……说起来,阿甘左曾经也给我说过——哦,是我之前劝他少喝点儿的时候——他说,‘我曾经有过心爱的人吧,却已然回忆不起了。那究竟是谁呢?’”诺羽叹了口气,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抿了一口。

“爱情这种东西又有谁能说的清呢?”索西雅看着阿甘左,自嘲地笑笑,“说起来,我是最没资格劝他的吧?”

(完)

上一篇:遂宁国际诗歌周暨《诗刊》2018年度陈子昂诗歌奖颁奖活动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
下一篇:欧股创20个月新低 意大利股市进入熊市
编辑:

相关阅读

排行

最新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
Copyright 2008-2020 by 君怡客户端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